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致野厨兄

野厨兄看到这题目,大略已经料到什么事情了吧。我们在国学论坛这么久,始终没有一次短信联系,只是就贴论贴,以题道题。最终在“孔夫子”上,“书”把我们再次拉近了距离。首先还是感谢野厨兄,今天是我07年购书计划的第一拨,自去岁末来,拟订了07年的“定向购书表”,主要是准备买些稍微大点的部头。今天就购买了其中的三种,即《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唐文》和《船山全书》。现附表如下,将07年“定向”购买的书目贴下。
一,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 中华书局 精装16开全4册(已买)
二,全唐文 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精装16开全5册(已买)
三,太平御览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21册(已买)
四,册府元龟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12册(待购)
五,文苑英华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6册(待购)
六,太平广记 中华书局校点平装32开全10册(待购)
七,玉函山房辑佚书 广陵书社影印32开精装全5册(已订)
八,黄宗羲全集 浙江古籍出版社校点32开精装全12册(待购)
九,宋会要辑稿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本全8册(待购)
十,国榷 中华书局校点32开精装全6册(已订)
十一,明经世文编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6册(待购)
十二,续文献通考 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32开精装全2册(待购)
十三,罪惟录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7册(待购)
十四,续资治通鉴长编 中华书局校点本全平装32开全20册(待购)
十五,杨守敬集 湖北教育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校点精装16开全13册(待购)
这些都是“定向”的书目,都是些部头稍微有点大的,一般的东西或者说非定向的东西还很多,很多书是没有办法做购买计划的。
上述的书目都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宋初编撰的那几种书真是校勘,辑佚的渊薮,对文献研究者是很重要的。在清代学术的学习上,我开始部分和宋代学术做比较,看他们之间的渊源和对立,但我对宋史还比较薄弱,所以买了关于宋史的几部书。至于买的关于明代历史的书,那是自己写作小说自娱时所选历史背景所要参考的东西。
野厨兄问我寒假有什么计划,其实我自初中一年纪就再也没有什么寒假暑假的概念了,何况寒假时间短,春节一闹,还读个什么劲?读书是靠累计的么。我还是老样子,以读经读史为主,兼杂其他。前数日我跟刀兄说开始正式通读《二十五史》了。
在年前家中的藏书终于突破1000册了,在我藏书鼎盛时期也有2,3千册,不过几经动荡,只剩下了300多册,后又恢复到今天的局面,其实在我藏书2千多册时,也是外国文学和学术占大多数,今天的1000多册藏书,都是国学方面的,几乎没有混进什么杂七杂八的书。
野厨兄问我寒假有什么计划,其实我自初中一年纪就再也没有什么寒假暑假的概念了,何况寒假时间短,春节一闹,还读个什么劲?读书是靠累计的么。我还是老样子,以读经读史为主,兼杂其他。前数日我跟刀兄说开始正式通读《二十五史》了。
在年前家中的藏书终于突破1000册了,在我藏书鼎盛时期也有2,3千册,不过几经动荡,只剩下了300多册,后又恢复到今天的局面,其实在我藏书2千多册时,也是外国文学和学术占大多数,今天的1000多册藏书,都是国学方面的,几乎没有混进什么杂七杂八的书。
自學長才的典範,最佩服您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的精神。

那些書莫非是賣銀子,去養美女了?當代錢柳。

您讀《二十五史》,從哪下手啊?
请教书虫兄, 为什么列出这两种书? 先谢谢了.

国榷 中华书局校点32开精装全6册(已订)
罪惟录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7册(待购)
请教书虫兄, 为什么列出这两种书? 先谢谢了.

国榷 中华书局校点32开精装全6册(已订)
罪惟录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7册(待购)
重要的明史著述,補官修《明史》之不足。
书虫兄之定向购书过程 真堪浩大啊 呵呵
某也大概介绍一下自己的藏书

唐及以前所有典籍文献 除元和姓纂一种基本上收全 是为第一
中国历史地理典籍 元和志 寰宇记光绪刻本宋本 元丰志 舆地广记 方舆胜览 舆地胜览 宋元方志丛刊 读史方舆纪要  水经注可见各种版本 是为第二
僧传灯录 高僧传 续高僧传 宋高僧传 高僧传合集 祖堂集 景德传灯录 五灯会元 古尊宿语录 指月录 续指月录 是为第三
中华书局版理学丛书 除高拱论著四种及胡恕集外 基本收全 是为第四
中华书局标点本清人十三经注疏 基本上收全 是为第五
杜诗系统文献 基本上收全 是为第六
韩文系统文献 基本收全 是为第七
词学系统文献 除词话丛编外基本收全 是为第八
大陆版钱穆先生著作 除了朱子新学案外基本上收全 是为第九
其他大部头 有 四部丛刊三编 点校本续资治通鉴长编 明本册府元龟 宋元以下其它典籍文献零散不记
看了野厨兄的贴子,我也把我的“收书十例”贴上来,基本上这几年我都是按照这个条理先后次第的收书。
一 《说文》《尔雅》及重要之小学典籍之校,注,疏,仿作,释例等著述皆收。
    目录,版本,校勘之属书皆收。
二  诸经校,注,疏,释例及诸版本皆收。治经学之著述皆收。
三  前人考礼制之书皆收。历代典制,政书皆收。考《诗》之书皆收。
四  正史及历代考,订,补,校之书皆收。
五  唐前之古籍皆收。
六  清人考经之书皆收。有关学术之笔记,文集皆收。
七  宋人考经之书皆收,有关学术之笔记,文集皆收。宋代之基本史料皆收。
八  可资考论文献的类书皆收。
九  四部丛刊之书籍皆收。
十  明代之重要基本典籍皆收。

Re: 致野厨兄

这些书,也是我很感兴趣的:

一,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 中华书局 精装16开全4册(已买)
    ——我购买的是商务印书馆的整理本,这个中华本我也打算买一套。
二,全唐文 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精装16开全5册(已买)
    ——已购
三,太平御览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21册(已买)
    ——已购,此外,还买了一套河北教育的第二次修订重印的整理本
四,册府元龟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12册(待购)
    ——同样待购,但已收4册《宋本册府元龟》
五,文苑英华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6册(待购)
    ——同样待购
六,太平广记 中华书局校点平装32开全10册(待购)
    ——已购,另附《索引》一册。
七,玉函山房辑佚书 广陵书社影印32开精装全5册(已订)
    ——未打算购买
八,黄宗羲全集 浙江古籍出版社校点32开精装全12册(待购)
    ——未打算购买
九,宋会要辑稿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本全8册(待购)
    ——同样待购
十,国榷 中华书局校点32开精装全6册(已订)
    ——已购
十一,明经世文编 中华书局影印16开精装全6册(待购)
    ——同样待购
十二,续文献通考 浙江古籍出版社影印32开精装全2册(待购)
    ——已购
十三,罪惟录 上海书店影印《四部丛刊》精装32开全7册(待购)
    ——已购
十四,续资治通鉴长编 中华书局校点本全平装32开全20册(待购)
    ——已购
十五,杨守敬集 湖北教育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校点精装16开全13册(待购)
    ——未打算购买
都是有钱人哪,我买的书就远没有那么多了。最近算是得了些钱,也仅够买上海古籍与上海书店合出的那套殿本《二十五史》。很多书还是得靠图书馆。最近发现,有些买不起的大书,又急需要用,下载是个好办法。

国学数典论坛:http://bbs.gxsd.com.cn/index.asp

这个论坛有不少好书可以下载,多是扫描版。知道的就算了,不知道的可以上去看看。
都是有钱人哪,我买的书就远没有那么多了。最近算是得了些钱,也仅够买上海古籍与上海书店合出的那套殿本《二十五史》。很多书还是得靠图书馆。最近发现,有些买不起的大书,又急需要用,下载是个好办法。

国学数典论坛:http://bbs.gxsd.com.cn/index.asp

这个论坛有不少好书可以下载,多是扫描版。知道的就算了,不知道的可以上去看看。
的确如此 我的做法是下载一些好的版本 以资校雠 下载一些现代人的著作 然后就卖掉手头的藏本 但坚持一个原则凡是要读的书不卖
即如此,野厨兄是否可以提供些网站啊.很多刊物上的文章想看,找不到合适的网站,给个连接最好了.
我主要上的就是 国学数典 上面已经有了网址
学术文章 现在可用的 就是 中国知网 http://www.cnki.net/index.htm 但是若是要下载全篇 便要付费 现在好的文史文章不多 精彩文章更少 还是看看前贤的经典受益最多 特别是民国时候的著述
我倒有个网站,不但能看文章,还能全文下载。

中华文史网
http://www.historychina.net/cns/WSZL/XLXH/SSWH/index.html

http://www.historychina.net/cns/QSYJ/ZTYJ/SXWH/index.html  ——此论清学文章甚夥,或有裨益于书虫兄等。
野廚兄,我去您的底盤看過了。那套《通典》(嶽麓書社版)不知品質如何?用途幾許? 
野廚兄,我去您的底盤看過了。那套《通典》(嶽麓書社版)不知品質如何?用途幾許? 
不好意思,插一句,这个简体横排的《通典》,如何能与中华书局的点校本《通典》的品质相提并论呢?
[quote]野廚兄,我去您的底盤看過了。那套《通典》(嶽麓書社版)不知品質如何?用途幾許? 
不好意思,插一句,这个简体横排的《通典》,如何能与中华书局的点校本《通典》的品质相提并论呢?[/quote]
所言极是  岳麓版适合一般读者 不过现在一般读者能读通典 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中华校本虽然有问题 但肯定要远远胜过前者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我用的浙古缩印的殿本,字小行密,甚不便阅读,几次想买王校本,都因牵连他书而未果。不过我在这里愿意推荐说无论读经读史的人都应该读读这书。
请教: "通典"与"文献通考", 究竟应该(买)读那一部? 假设只有这么点时间与银子.
阮元称: 要读懂二通, 是否有点道理?
当年,梁启超请教章太炎,章建议梁读通考。事后,友人问,为何?章答,其资质如此。 

咱们读什么,先读什么,可知了。  :
当年,梁启超请教章太炎,章建议梁读通考。事后,友人问,为何?章答,其资质如此。 

咱们读什么,先读什么,可知了。  :
刀兄忽悠过头了吧,呵呵。我怎么记得这故事是叶德辉,章太炎揶揄康有为,梁启超师徒的?叶说康有为根本不懂学问,他的弟子梁启超还谦虚,向我讨教历代典章制度该读什么书。章问其如何答。叶说答之以《通考》。章问何不答《通典》?叶说以其修为不足以读《通典》。 当然这里面的情况也不是单纯的,就算康有为听到这样的事情也只会一笑,他的抱负当不止于此。康有为比不上俞樾的文献功底,当然他们的学生自然有差,梁启超在万木草堂学的那点朴学也抵挡不住章太炎的学问,这是章《清儒》高出《清代学术概论》的地方。在清代朴学的研究上,梁启超不能深入,读他的《学术史》,他也坦诚说很多书没读过,象《公羊义疏》这样的书他读了很多年基本都忘记了,写时都没什么印象。故从学问的扎实程度来说,梁是不及章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记反了。  ops:

回贴有风险,忽悠要小心。  :
请教: "通典"与"文献通考", 究竟应该(买)读那一部? 假设只有这么点时间与银子.
阮元称: 要读懂二通, 是否有点道理?
阮元所说 二通 指通鉴和通考
基于个人的读书经验 其说是有道理的 通鉴浓缩五代之前史事上溯至春秋战国之交 省去阅读正史的烦劳 而史事之大较可了然也 然而通鉴毕竟容量有限 很多事叙述过于简单 许多和政事无关内容又被砍掉 所以对于一般的读者 通鉴诚为佳作 对治隋唐文史前之学者 光光读通鉴显然不够 钱穆先生当年已经概叹读通鉴学人往往不能终卷 今天的情况自然不用说了 真正要学好史学 还得一遍一遍的来
世人常常盛誉通典而鄙视通考 这往往是从史学史和史料学的角度而言 若是真正比读二书就会发现 实际上通考更容易进入 而通典往往很难读懂 通考除了将通典已有内容分门收入外 往往征引其时学者的看法附于其后 这对理解文献是非常有帮助的 而通典确纯粹的史料钞辍虽然也分类部居 但细读之下感觉非常的乱 前后很多地方难以衔接 特别是职官部分 而且杜预的学识似乎不高 其州郡一门往往沿袭旧讹 错的地方非常多 总之通典不是相象当中那么好的一本书 即使作为史料来看也要甄别  当然这是从某个人读书实感而言 或许本人禀赋太差 功底太弱 通典目前有中华的点校本 是王文锦等几个人合力作的 点校的比较完善 但是也有一些遗漏 实际上在日本还有另一个通典宋本 若是能够影印出版 一定会对目前的点校本有很大的校勘帮助  通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点校本 常见的便是中华影印十通本 两大厚册本 我点读的就是这个本子 其中的经籍部分 华东师大出版社过去出过单行点校本 就和中华点校的通志二十略一样 是抽出单独校点的 浙江古籍的十通本子太小 基本上是不能读的 书虫兄可要注意眼睛啊
[quote]请教: "通典"与"文献通考", 究竟应该(买)读那一部? 假设只有这么点时间与银子.
阮元称: 要读懂二通, 是否有点道理?
阮元所说 二通 指通鉴和通考
基于个人的读书经验 其说是有道理的 通鉴浓缩五代之前史事上溯至春秋战国之交 省去阅读正史的烦劳 而史事之大较可了然也 然而通鉴毕竟容量有限 很多事叙述过于简单 许多和政事无关内容又被砍掉 所以对于一般的读者 通鉴诚为佳作 对治隋唐文史前之学者 光光读通鉴显然不够 钱穆先生当年已经概叹读通鉴学人往往不能终卷 今天的情况自然不用说了 真正要学好史学 还得一遍一遍的来
世人常常盛誉通典而鄙视通考 这往往是从史学史和史料学的角度而言 若是真正比读二书就会发现 实际上通考更容易进入 而通典往往很难读懂 通考除了将通典已有内容分门收入外 往往征引其时学者的看法附于其后 这对理解文献是非常有帮助的 而通典确纯粹的史料钞辍虽然也分类部居 但细读之下感觉非常的乱 前后很多地方难以衔接 特别是职官部分 而且杜预的学识似乎不高 其州郡一门往往沿袭旧讹 错的地方非常多 总之通典不是相象当中那么好的一本书 即使作为史料来看也要甄别  当然这是从某个人读书实感而言 或许本人禀赋太差 功底太弱 通典目前有中华的点校本 是王文锦等几个人合力作的 点校的比较完善 但是也有一些遗漏 实际上在日本还有另一个通典宋本 若是能够影印出版 一定会对目前的点校本有很大的校勘帮助  通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点校本 常见的便是中华影印十通本 两大厚册本 我点读的就是这个本子 其中的经籍部分 华东师大出版社过去出过单行点校本 就和中华点校的通志二十略一样 是抽出单独校点的 浙江古籍的十通本子太小 基本上是不能读的 书虫兄可要注意眼睛啊[/quote]
我也常犯这毛病,本来想的是他,写出来就走了样了.就典章制度,政治沿革,即读史来说,《通考》的确较《通典》为优。我重视《通典》在《礼》,他占全书的一半,而《通考》只占六之一,可是这不能认为是《通典》在作为政典体史书上高于《通考》的优势。但在黄氏《礼书通故》前,有这么能归纳复杂礼制的书出现,实在有大益于经史。前人说看一部书不要首先就找他的缺点,看优点是主要的,不然看他作甚?所以,这二书可以比,毕竟后出转精,较前书广,密,严。但有时又不可比,这是《通典》的独特性。(至于《通志》基本体例都不一样,实际上不存在具体的可比性了)
又,《通鉴》删补大多都有道理,明末严衍给《通鉴》作“补”,不能说他不勤快,不过不达温公之旨,搞不好温公所删即是严氏所补。
总之我是同意野厨兄的意见的,但怕“矫枉过正”乱了初学者的主观意见,所以中庸一下。
谢谢两位的发言, 启发很大. "通鉴"已有, 早就想在"通典"与"通考"中选购一部. 迟迟不定, 我偏向政治史, 看来选后者较适合.

去网上看, 这本中华书局的"通考", 是否就是野橱兄点读的"中华影印十通本 两大厚册本"?

"通考", 中华书局

tongkao.jpg
我也常犯这毛病,本来想的是他,写出来就走了样了.

------------------

俺也看到了,没敢揪。。。。  :
大辽君该纠的 还是要纠 杜预和杜佑差的太远 是某的错误 谢书虫兄指出 这样总是很好 以后应该不会如此犯错了 可能是这段时间和杜预打的交道太多所致
钱穆先生在中国史学名著 也极力表扬杜佑述及礼制的一百卷 这一点向来很少有人来注意 钱穆先生几十年前就提了出来 书虫兄不妨用力于此 必有空前之得
对于通典 我最多思考的问题是其史源 有的部分比如职官 现在大体是清楚的 有些就比较麻烦 比如州郡 我之所以提出通典和通考的比较问题 实际上也是感觉通典的记述之乱 当然或许也有版本流传中的问题 对于初学 若是选择 我还是以为读了通考再读通典 收获更大 当然这是奢望 现在人要读的书太多 能坚持读完通鉴就不错了  不求备于一人 先自勉吧
谢谢两位的发言, 启发很大. "通鉴"已有, 早就想在"通典"与"通考"中选购一部. 迟迟不定, 我偏向政治史, 看来选后者较适合.

去网上看, 这本中华书局的"通考", 是否就是野橱兄点读的"中华影印十通本 两大厚册本"?
微兄 就是这个 字体较小 只有将就来看了
钱穆先生当年已经概叹读通鉴学人往往不能终卷
此温公之言也。
实际上在日本还有另一个通典宋本
傅增湘雙鑑樓舊藏,宋仁宗年間刊本,現藏日本宮內廳書陵部

通典、通考,經世之書
[quote]钱穆先生当年已经概叹读通鉴学人往往不能终卷
此温公之言也。
实际上在日本还有另一个通典宋本
傅增湘雙鑑樓舊藏,宋仁宗年間刊本,現藏日本宮內廳書陵部

通典、通考,經世之書[/quote]

一想到,大量珍贵宋本(如皕宋楼的藏书)流出中华、存于日本,真是心痛啊!
[quote]谢谢两位的发言, 启发很大. "通鉴"已有, 早就想在"通典"与"通考"中选购一部. 迟迟不定, 我偏向政治史, 看来选后者较适合.

去网上看, 这本中华书局的"通考", 是否就是野橱兄点读的"中华影印十通本 两大厚册本"?
微兄 就是这个 字体较小 只有将就来看了[/quote]

谢谢. 野橱兄几次讲到眼睛一事. 这边有买一种叫"读书放大板架", 将小字书摊开, 插入板架之下, 整本书就由十六开变成八开的了. 有角度调节, 也不影响翻页, 反倒可使读书人正襟危坐, 聚精会神. 我试了用在中华本的"说文解字四种"本中的段注, 效果极佳. 希望国内也会马上就有买. 野橱兄, 我时间少, 刚读完了"史记"中的前三篇"本纪", 列了疑问, 到时候传上来讨论讨论.
谢谢. 野橱兄几次讲到眼睛一事. 这边有买一种叫"读书放大板架", 将小字书摊开, 插入板架之下, 整本书就由十六开变成八开的了. 有角度调节, 也不影响翻页, 反倒可使读书人正襟危坐, 聚精会神. 我试了用在中华本的"说文解字四种"本中的段注, 效果极佳. 希望国内也会马上就有买. 野橱兄, 我时间少, 刚读完了"史记"中的前三篇"本纪", 列了疑问, 到时候传上来讨论讨论.
《说文解字四种》是否是中华缩印《四部备要》的那种版子啊?你那里还可以看到这种版子呢。
正是书虫兄说的这本. 我是从当当邮购的. 国内买: 40元, 免费送? 我这边加邮费, 要花 40 + 80 = 120 元. 可是还得买, 四部备要与四部丛刊的书, 不仅是版本事, 读起来, 像野橱兄说的, 也是古色古香, 只是非用现代方法 (放大器).  :
正是书虫兄说的这本. 我是从当当邮购的. 国内买: 40元, 免费送? 我这边加邮费, 要花 40 + 80 = 120 元. 可是还得买, 四部备要与四部丛刊的书, 不仅是版本事, 读起来, 像野橱兄说的, 也是古色古香, 只是非用现代方法 (放大器).  :
以前我也颇喜欢这种书,后来发觉他的校勘实在不敢恭维(其实黄永年先生的文章早就说了),所以不是什么罕见的书,我一般不用《备要》的本子,错讹太多,而且是明显排印错误。《说文解字四种》中,《说文》原本是用的朱校本,这个本子是在汲古阁的几次挖改的本子上搞的,版本实在不善。其实所录四种版本国内皆有单行或附刻的,加上中华本是缩印,字太小,如果不是铅字仿宋体,恐怕缩印了看都看不清楚呢。
我有过去出国之前买过一本上海古籍版的八开精装本段注说文, 可惜没带出来. 这个本子, 书虫兄以为怎样? 书虫, 书虫, 名副其实, 我花大钱购书, 看来更要事先与君一聊.
我有过去出国之前买过一本上海古籍版的八开精装本段注说文, 可惜没带出来. 这个本子, 书虫兄以为怎样? 书虫, 书虫, 名副其实, 我花大钱购书, 看来更要事先与君一聊.
上海古籍是16开精装影印本。底本是经韵楼原刊本,这书是在段生前就刻了的。算是《段注》的祖本了,后来的翻刻本均从此出,上海古籍影印时做了些改正,如避讳什么的。
如果微足道兄想购买什么大部头或者其他的书籍,可以把书目贴上来,大家参详下。
谢谢! 我此刻是一边工作,一边与你们聊天. 这种方便与愉快就是二十年前都不敢想象的. 工作为谋生, 读书是情趣, 两者不可缺一?
这个可以概括成美国特色吧? 
你还在, 我以为你去睡觉了呢! 我想世界上90%的人都是如此, 除了演员,运动员等几类少数职业具有兴趣与谋生一致之外, 你说呢?
一个人有爱好是好事,孔子说:“君子不器”,如果我们只是乖乖地去充当社会需要的工具,而没有自己的闲暇与爱好,那就很可悲了。

罗斯福竞选总统时,有200万支持他的选民是因为和他是一样发烧的邮票票友。

俺的爱好不多,下象棋算是一个,虽然胜少负多,但却乐此不疲。  :
一个人有爱好是好事,孔子说:“君子不器”,如果我们只是乖乖地去充当社会需要的工具,而没有自己的闲暇与爱好,那就很可悲了。

罗斯福竞选总统时,有200万支持他的选民是因为和他是一样发烧的邮票票友。

俺的爱好不多,下象棋算是一个,虽然胜少负多,但却乐此不疲。  :
我的象棋也还可以, 最早学杨官齡(?)的. 什么时间网上下一盘棋,如何? :
[quote]正是书虫兄说的这本. 我是从当当邮购的. 国内买: 40元, 免费送? 我这边加邮费, 要花 40 + 80 = 120 元. 可是还得买, 四部备要与四部丛刊的书, 不仅是版本事, 读起来, 像野橱兄说的, 也是古色古香, 只是非用现代方法 (放大器).  :
以前我也颇喜欢这种书,后来发觉他的校勘实在不敢恭维(其实黄永年先生的文章早就说了),所以不是什么罕见的书,我一般不用《备要》的本子,错讹太多,而且是明显排印错误。《说文解字四种》中,《说文》原本是用的朱校本,这个本子是在汲古阁的几次挖改的本子上搞的,版本实在不善。其实所录四种版本国内皆有单行或附刻的,加上中华本是缩印,字太小,如果不是铅字仿宋体,恐怕缩印了看都看不清楚呢。[/quote]

"备要"与"丛刊", 从版本讲, 后者的评价比前者高多了. 在同一本书目下, 购"丛刊"本要牢靠一些, 是不是?
转一文章,黄老的,比我干说强,







选择底本失当举例



黄永年

    由于没有选择好底本,或者由于不讲究选择底本,甚至不懂得版本,不会选择底本,以致在整理古籍中出现失误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

    以民国时商务印书馆辑印四部要籍的《四部丛刊》为例,这全部是选择善本作为底本影印的。由于主持者张元济、孙毓修都是版本目录的行家,工作又认真,底本绝大多数选得好,因此很受学术界重视,下一篇讲“影印”时还要谈到。但仍有少数底本选得不够好,有的在所选底本的鉴定上还出过差错。除前面提过的《西崑酬唱集》外,如《盐铁论》,将叶德辉推荐的明刻本误认为是弘治时涂祯刻本采用,而没有用缪荃孙所藏真涂祯本(对此《藏园群书题记》里已指出)。明黄省曾注《申鉴》采用了嘉靖乙酉刊本,其实这是黄注原刻的覆刻本,其刻板后来收入《两京遗编》中者,黄注原刻是正德时文始堂所刻,并非绝不可得。《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用所谓金晦明轩刻本,其实是明成化时的覆刻本,并非真晦明轩刻本,而且晦明轩本的刊刻已在蒙古定宗四年,其时金已为蒙古所灭。《慎子》用缪荃孙藕香簃传抄明万历时慎懋赏刻本,这个本子大部分出于慎懋赏伪造,即慎氏万历时原刻亦无足取,何况是个新传抄本,如一定要用旧本,本可以用明绵眇阁刻本或《子汇》本,如要足本,则不如用《守山阁丛书》本。《欧阳文忠公集》用所谓元刻本,其实是明天顺时刻本,因为是初印,而且字体和元浙本一样用赵孟頫体,故书商用来冒充元本,影印时也误信误认。《高太史大全集》用的是所谓明景泰庚午刊本,其实景泰本是黑口,这是白口,显然不对,再从字体上可断定它不过是正德、嘉靖时的重刻本。《文心雕龙》用明刊本,说是嘉靖间刻,其实是万历时张之象刻本,因脱去刻书序而误认。《花间集》用明万历时玄览斋刻巾箱本,其实这个本子已将原书分卷窜乱,并非善本,宋本在当时虽不易寻觅,但若采用仅比宋本次一等的明正德时陆元大刻本就比用玄览斋本好得多。以上这类差错失误,如果鉴别得仔细些,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至于有些书,有宋本而用了明本,有旧刻本而用了抄本,则可能是寻觅商借有困难,但只要所用的明本、抄本还不坏,自不应过于苛求。

    《四部丛刊》是编印得好的,尚有些差错失误,中华书局的《四部备要》在选用底本上就更成问题了。当时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一样都是民族资本企业,在旧社会自然要互相竞争,《四部备要》的编印就是为了对付《四部丛刊》的。只是当时中华书局的主持者对版本目录并不在行,也缺乏向藏书家们广泛征求商借宋元旧本的能力,只好不用旧本影印而用仿宋铅字根据通行的本子来排印。如果这些通行本经过认真挑选,能选用在校勘上比较精审的善本作为底本,这么做也未始不可。但《备要》的选编者连这点也不能做到,所选用的底本常常是当时通行本中的最价廉易得的官书局刻本和官书局出售的其他普通刻本,有些明明有清初或乾嘉时的原刻本也不用,尽管这些原刻本在当时并不难得。同时,用了这些局刻本有时还不肯实说,而自吹是用原刻甚至宋元旧刻。如《十三经古注》里的五经,说是用相台岳氏家塾本,其实相台岳氏原刻五经之藏于清宫者早在嘉庆时就失火被焚,《备要》所根据的不过是乾隆时武英殿仿刻本,而且还不见得是武英殿原刻,很可能是金陵书局或其他官书局的重刻本。五经以外的八经古注都用永怀堂本,这是明末金蟠、葛鼐等刊刻的,书板到清末民国时仍存留着,修补后归浙江书局印售,因方便易得就成了《备要》的底本,但本子实在不好,如《孝经》明明是唐玄宗注,却题为“汉郑氏注”,《备要》照样排印,只在封面上改题个“孝经唐玄宗御注”,和正文之题“汉郑氏注”互不照应,又不作说明。《清十三经注疏》中如《周易述》、《春秋左传诂》等原刻本均不太难得,却不访求原刻,而用所谓《学海堂经解》、《南菁书院续经解》的重刻本来充数。《玉篇》,康熙时张士俊泽存堂仿宋刻本并不难得,也不去访求,而用光绪时《小学汇函》的重刻本充数。《说文解字》是影印的,底本不用清人刻本中最好的孙星衍仿宋本,而用朱筠根据汲古阁五次剜改本仿刻的椒花吟舫本,又不把这点写清楚,而胡乱题作大兴朱氏仿宋重刻本。《国语》、《战国策》都有嘉庆时士礼居仿宋刻本而不用,却用同治时崇文书局覆刻士礼居本,又冒称是据士礼居黄氏本。殊不知士礼居本《国语》并未附汪远孙的《明道本考异》,崇文本才附上,今《备要》本也有汪氏《考异》,是其出于崇文本的铁证。这种冒称据某本又自露马脚的事例在《备要》里还很多,如《日知录集释》说是据原刻本,其实是据同治时广州重刻本,但因把陈璞重刻跋语也排印在书后便露了马脚。《墨子》、《老子》、《庄子》、《荀子》、《管子》、《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其实都用的是浙江书局刻《二十二子》本,却冒称是《二十二子》所源出的明刻本和乾嘉学人的校刻本,但《庄子》明嘉靖时顾氏世德堂刻《六子》本不题《庄子》而题《南华真经》,浙江书局据世德堂本重刻收入《二十二子》时才改题《庄子》,《备要》本冒称据世德堂本却都题《庄子》,这又露了马脚。总之,就选用底本这点来说,《备要》实在太成问题,和《四部丛刊》之认真不苟间或出点差错不可同日而语。但有些人却喜欢《备要》排印得清楚而不习惯看影印宋元旧本的《丛刊》,甚至出现引用古籍要以《备要》本为准而反对用《丛刊》本的怪事,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讲清楚。

    解放以后,出版事业由国家经营,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等私营企业也都改组成为国家的出版社,像《备要》那样选用底本不负责任的事情是不多了,但还不能说完全绝迹。这里就见闻所及举几个实例。五十年代影印《大唐西域记》,本来这部书的宋刻释藏梵夹本保存至今并不止一种,却不知选用,而用了明嘉兴藏本即所谓支那本做底本,这个本的卷一一“式修供养”以下五百十六字全系明人所增窜,是一个很不行的本子。所谓“评法批儒”时出版的《刘宾客集》,用题有“中山集”字样的明刻本影印,这个明刻本只有三十卷文集,没有外集,而董康影印日本藏宋本以及《四部丛刊》影印董本之外集十卷完足者,却没有被采用。《旧唐书》现存较早的刻本是南宋绍兴时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残存六十九卷,其次是明嘉靖时闻人铨据宋本重刻的本子,清乾隆时殿本则是根据闻人本又加以窜改后刊刻的,若干地方失去了原书的本来面目,道光时岑建功本则用殿本重刻,近年出版的新点校本却用岑本为底本,而不用较能保存原书面目的影印宋本配闻人本的百衲本。前几年出版了《贞观政要》的标点本,用《四部丛刊续编》影印的明成化经厂刻元戈直注本为底本,其实戈注本已将原本的篇章窜乱,并非吴兢原书的真面目,而未经窜乱的明洪武刻本,北京图书馆先后入藏了两部,标点者却不知利用。当然,在选用底本上所以出现这些失误主要不会是出版社不负责任,也许是工作人员缺乏版本知识所致。

    底本选用的确当与否对古籍整理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失误,则其他工序做得再努力也难于补救。因此,应该把这项工作重视起来,让每个古籍整理工作者都有机会学习版本学,在选用底本上接受严格的训练。







(摘自黄永年《古籍整理概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1月初版

另外说一事,在孔网上被骗了第一次.

2月15号时,因为有了些钱,想买套《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华书局的),当时很多店家都休息了,就发贴求购,果然有人答应,结果钱一汇过去,至今也没上网了。我在孔网上买这么多书,这还是第一次呢,呵呵。

Re: 另外说一事,在孔网上被骗了第一次.

2月15号时,因为有了些钱,想买套《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华书局的),当时很多店家都休息了,就发贴求购,果然有人答应,结果钱一汇过去,至今也没上网了。我在孔网上买这么多书,这还是第一次呢,呵呵。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不過,我倒是很羡慕書蟲兄從容的心態。
书虫兄是否能介绍一本讲古籍版本的书, 能管用一点的. 我在这方面的知识, 还是从这边大学的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本小册子(陈国庆著: 古籍版本浅谈, 六十年代出的) 里学的. 太有限了.
书虫兄是否能介绍一本讲古籍版本的书, 能管用一点的. 我在这方面的知识, 还是从这边大学的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本小册子(陈国庆著: 古籍版本浅谈, 六十年代出的) 里学的. 太有限了.
其实如果不是专门研究版本的可以不必那么系统的来研究版本学。买些《版本学概论》《古书版本学概论》《校勘学大纲》一类的书就可以了。这一类的书还是比较多的。还可以看看《校雠广义》,这书分《目录》《版本》《校勘》诸册。为了读史而具体要用到版本的知识,那么就要做得很细致了。
[quote]一个人有爱好是好事,孔子说:“君子不器”,如果我们只是乖乖地去充当社会需要的工具,而没有自己的闲暇与爱好,那就很可悲了。

罗斯福竞选总统时,有200万支持他的选民是因为和他是一样发烧的邮票票友。

俺的爱好不多,下象棋算是一个,虽然胜少负多,但却乐此不疲。  :
我的象棋也还可以, 最早学杨官齡(?)的. 什么时间网上下一盘棋,如何? :[/quote]

杨官璘,大名鼎鼎的一代宗师。代表作:《弈林新编》。

我入门是看的胡荣华的一些棋谱。

咱们怎么下呢?您也没有QQ。 

昨天买些零本的中华书局《续资治通鉴长编》所想起的问题

昨天区委宣传部图书室流出图书来,公家的图书倒没有什么难得见的,除开一些《二十四史》的残本,我只买了《唐诗别裁》(因为便宜)《括地志辑校》《阮籍集》《五代会要》《李太白全集》《唐代诗人丛考》《通鉴纪事本末》《乐府诗集》《文心雕龙注》(这书有,便宜弄一复本也不错)《清代科举制度研究》《樊川文集》《樊川诗集注》《后村词笺注》《清诗话》等等,大约3,5块钱一本,所以尽管很多书都有了还是弄来。
其中有中华本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只有20册以前的,第1册没有。这书甚重要,业已列上必收书目之中,初版出版周期很长大约有10几年吧,第1册最后出,全书34册,一般20册以后的很难配齐。只有网上愿意出数十元一册购买的,也有3年方才配齐的。最后因为便宜(不到5元每本)我还是买了,这下要苦了我了,不知何年何月方才能配齐呢!另外,听说当年吴小如先生对校点本甚不满,云其即是新校理应将清廷修改之“胡”“虏”诸改易之词尽行校改,可惜校点本即不能复宋本之原,又不能尽改清辑本之失,所以有些学者都不用中华本。具体文章我没有看见过,但见过引文。上海古籍曾影印过浙江书局的本子,16开精装5大册,网上卖的贼贵。

Re: 昨天买些零本的中华书局《续资治通鉴长编》所想起的问题

昨天区委宣传部图书室流出图书来,公家的图书倒没有什么难得见的,除开一些《二十四史》的残本,我只买了《唐诗别裁》(因为便宜)《括地志辑校》《阮籍集》《五代会要》《李太白全集》《唐代诗人丛考》《通鉴纪事本末》《乐府诗集》《文心雕龙注》(这书有,便宜弄一复本也不错)《清代科举制度研究》《樊川文集》《樊川诗集注》《后村词笺注》《清诗话》等等,大约3,5块钱一本,所以尽管很多书都有了还是弄来。
其中有中华本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只有20册以前的,第1册没有。这书甚重要,业已列上必收书目之中,初版出版周期很长大约有10几年吧,第1册最后出,全书34册,一般20册以后的很难配齐。只有网上愿意出数十元一册购买的,也有3年方才配齐的。最后因为便宜(不到5元每本)我还是买了,这下要苦了我了,不知何年何月方才能配齐呢!另外,听说当年吴小如先生对校点本甚不满,云其即是新校理应将清廷修改之“胡”“虏”诸改易之词尽行校改,可惜校点本即不能复宋本之原,又不能尽改清辑本之失,所以有些学者都不用中华本。具体文章我没有看见过,但见过引文。上海古籍曾影印过浙江书局的本子,16开精装5大册,网上卖的贼贵。
怎么说呢,能在便宜的书前面忍住,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这句话有点煞风景,望书虫兄见谅。

比如这《续资治通鉴长编》,此前我也看到过馆藏本的前20册(第一次印的34册本),便宜的很,但一看部分书纸张之黄旧,就没有了购买欲望。后来还是买了第二次印的20册全本。

Re: 昨天买些零本的中华书局《续资治通鉴长编》所想起的问题

怎么说呢,能在便宜的书前面忍住,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这句话有点煞风景,望书虫兄见谅。

比如这《续资治通鉴长编》,此前我也看到过馆藏本的前20册(第一次印的34册本),便宜的很,但一看部分书纸张之黄旧,就没有了购买欲望。后来还是买了第二次印的20册全本。
陆兄说得真切,这书基本我看的都是发了黄的。开始并没有打算买的意思。主要考虑是太难配了。不过因为以前买过很多残本书,后来陆陆续续在孔网上都配齐了,而且我发现配本平均算来要比整套便宜,当然这是费事的事情。不过我也乐在配书的乐趣中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