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梁启超的弟子,出国的时候真乃少年中国之心
7 j; B! t; R  \你看他多么忧国伤世7 n/ J* z2 Q6 [
后来因为她回国& B3 L8 ]2 K( B  ]
自己也再别康桥
9 a/ a+ Q' }. R# j, w6 r4 i追随而去
  x. Y& G( P( @0 w《谈徐志摩》让我看了
( E3 o+ w% v( Y$ E/ X7 [觉这诗人
! q3 i2 c2 i" z$ ]: x偏于理想
梁实秋怎样写清华园中徐志摩的牛津讲演的呢?
徐志摩一次失败的演讲:听众退场他仍万分陶醉
# t4 w% w) b4 y# h2 E; X$ B4 q( vhttp://history.news.163.com/09/0923/15/5JTG0TVP00011247_3.html
走上讲台,徐志摩旁若无人地自怀中掏出一卷稿纸,大约有六、七张,用打字机打好的,全英文的,然后坐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准备开讲。听众(观众)们首先就被他手上的那一叠稿纸弄糊涂了:他这是要演讲,还是照本宣科?徐志摩解释道:"我的讲题是《艺术与人生》,ArtandLife,我要按照牛津的方式,宣读我的讲稿。"这一下,学生们躁动起来。既然按照牛津的方式,那么,肯定是用英语的。之前,从来没有人直接用英语演讲过。这是一个不习惯。另外,按照牛津的方式,他是"宣读",而非演讲。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显而易见,演讲更随意些,而宣读则太正经。- p! t4 S0 U% I2 b

6 U5 L/ u9 b/ S# @
- @% S( y1 j% f2 B- B"牛津的方式",注定徐志摩的这次演讲是失败的。他的演讲(实则宣读)一开始,就有人退场。虽然他的口齿较周作人伶俐,乡音也不像周作人那么浊重,声音也够洪亮,但大多数人听不太明白。就连梁实秋,也自认"没有听懂他读的是什么"。徐志摩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自我陶醉着,尽管他坚持宣读,但语调变得夸张,手式也多了起来,表情更加丰富。于是,演讲显得有趣起来。但是,这个"有趣",并非演讲本身,而是外在形式。当然,这样的有趣终究没有办法改变演讲失败的命运。
5 L6 k8 Q% e( j5 s+ X4 g. j' A8 n* Y6 q+ f0 }9 z7 v
/ o) Q- ]" M4 W8 \9 O6 q
徐志摩自然不会在乎演讲的成功与失败,在他看来,能够完整全面地将他在留学生涯中特别是在剑桥所接受的西方社会思潮和文艺理论进行总结后"推销"出去,就是成功。按牛津的方式,学者们的宣读讲稿,在演讲完之后,是可以直接付印成书的。徐志摩的《艺术与人生》随后经挚友郁达夫之手,刊登在"创造社"的《创造季刊》第二期上,仍然是英文的。
刊登在"创造社"的《创造季刊》第二期上,仍然是英文的。
. S- R; H2 n, U: V# s* J------------------------
0 Y/ o7 c2 y( ?0 W, i我找到了汉译本!
叶德辉的老婆与书
) F8 v9 ^/ D& T0 S) w' D: N, ]: Y9 k# V都不喜欢借给人
落地为飞,起飞落地。
落地是为了起飞,起飞是为了远方,然后还是落地
返回列表